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日籍业主欠物业费玩失踪 虹口法院借助限制出境促执行

日籍业主欠物业费玩失踪 虹口法院借助限制出境促执行

来源:新民晚报讯 (通讯员 李芸 记者 袁玮)发布时间:2020-01-16 08:20:40 阅读次数:4275

  泰晤士河、伦敦眼、大英博物馆……来自日本的野田女士原本开开心心报了团,准备从浦东国际机场出发前往英国旅游,没成想出发前一刻却被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机关拦住。原来她拖欠物业费不交,判决后一直玩失踪。近日,虹口区法院借助限制出境,促使野田主动履行义务。

  阳光小区是位于虹口区的一个新开发小区,原本由阳阳物业公司暂时承担小区的物业管理。2006年底,小区成立业委会,选聘嘉琪物业对小区物业管理。两家物业公司在交接中发现小区一户姓野田的日籍华裔业主从未缴纳过物业费。阳阳物业为了追讨物业费,将野田女士告上法庭。虹口法院受理后,向野田寄送的所有诉讼材料均被退回,之后阳阳物业因无法找到野田,只得申请撤诉。

  等到嘉琪物业接管小区后,一直不见踪影的野田女士却通过银行转账按时缴纳了物业费。然而好景不长,从2009年1月起,野田又开始欠缴物业费。嘉琪物业多次向野田寄送催款通知,都石沉大海。嘉琪物业于是向虹口法院起诉,要求野田支付拖欠的物业管理费约3000元。据嘉琪物业称,他们从未见到过野田女士本人,物业还曾派人上门寻找,却发现房屋一直空关,怀疑她已经回了日本。虹口法院依法对野田女士送达公告,案件经审理后判决野田应该支付拖欠的物业费约3000元。

  判决虽然生效了,但是这位神秘的野田女士却从未出现过。野田到底在哪里?虹口法院的执行法官前往上海出入境管理局调查,通过野田的护照信息,发现她自2015年1月入境后就再未离开过中国。但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呢?执行法官一方面调查她在国内的财产信息,一方面到阳光小区寻找线索。这时,法官发现小区的物业管理已经由嘉琪物业变成了新日物业。据新日物业介绍,在执行前野田已经将房屋出售了。因为野田女士是外籍人士,根据法院现有的查控措施无法查询到她名下有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经嘉琪物业申请,虹口法院依法对野田女士作出限制出境的决定。转机很快就来了。限制出境的决定作出后没多久,法官突然接到一个自称是野田女士的来电,表示愿意支付物业费。原来,野田花3万元报名参加了一个英国旅游团,可就在她准备从浦东机场出发时,被出入境部门拦截下来。她了解到自己因案被法院限制出境后,立即联系法官,表示愿意履行付款义务。但当天恰逢周日,无法立刻为野田办理解除限制出境相关手续,于是法官建议她将机票改签至周二,并表示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办理相关手续。次日一大早,野田来到虹口法院,表示认识到错误并履行了全部付款义务。法院依法解除对她限制出境的决定。(以上人物、公司均为化名)